首页 > 玄幻魔法 > 男人嘴硬一点怎么了?[刑侦] > 22. 第 22 章

22. 第 22 章

目录

    《男人嘴应一点怎了?[刑侦]》快更新 [lw77]

    楼炎彬其实不认识阙蓝。www.luoyin.me

    因此,他接到来阙蓝的友申请有备注身份拒绝了这条友申请。

    是阙绿消息问【不通我哥的友申请】,楼炎彬这才反应来,这个头像是一条蠢乎乎的柴犬的伙,是阙绿口的“哥哥”。

    楼炎彬,决定是问问阙绿。

    【楼】:姐,的冒昧提问,您这位阙蓝的关系是?

    【绿】:喊我姐,的?听来很奇怪。

    【绿】:阙蓝是我哥哥阿。

    【楼】:我知比较广义的角度来哥哥,更加具体一的关系是什

    【楼】:毕竟据我知,这一代的阙这一个嗣。

    【绿】:哦哦,问这个。

    【绿】:他是我,我父母收养的孩血缘关系上来他一百的确是一吧。勉强算关系很远的堂兄。

    ——是养了。不不管他阙绿到底是什关系,归是楼炎彬未来名义上的舅哥。

    是需严阵待的。

    次清晨,楼炎彬衣柜的深处扒唯一的西装,网上的教程,给梳了一个比较经神的型,这才赶往阙蓝预定的茶楼。

    在查了这茶楼的平均消费金额,楼炎彬因见未来舅哥紧张的,瞬间平复了。

    在的他是一个平平奇的、仇富的普通人,他做到的有涵养的是不这份贵见鬼的菜单竖指。

    “来,这的茶点不是很合的口味。我让人给上一别的菜吧?”

    阙蓝的声音很是温润。他算不上什英俊潇洒的,却给人一沐椿风的舒适感。饶是楼炎彬这的刺头,见他这般气,金钱的厌恶:“不,是我这人山猪吃不了细糠已。”

    ——言姐我担待不的话尽快解除婚约,换一个姐门的青才俊吧。

    阙蓝恍若未闻,是递来两张机票:“绿订婚在即,我这个做哥哥的送给们的。这是挂在我名的一座海岛,我已经们安排了两一夜的程,记登岛。”

    楼炎彬:“……”已经到了嘴边的脏话,咽了。他认识来,他像一直在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斟酌再三,楼炎彬不容易找了比较文明的措辞:“这了?不太吧,做什准备。不是吗?我有工。”

    阙蓝摆阙绿一辙的温笑容:“关系,绿边已经安排了。校捐两幢楼,请假了。至的工不辞掉吧?专绿的,不是养不。”

    楼炎彬忍住翻白演的冲:“我觉辞职,实在是非常不合适。领了,旅阙绿、单位商量一决定来,未免太草率。”

    阙蓝若有思:“倒是比我的更有脾气一……这绿选择的原因?算了,孩了不由人不是一了。是这趟旅是老爷思,希望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楼炎彬皱眉:“——们这让我阙绿,反倒让我怀疑们另有图谋。”

    “了,爷爷是希望们尽快培养感让他老人争取在进棺材抱上重孙已。”阙蓝轻声,“我们况……的。”

    楼炎彬不喜欢阙蓝的法,像在阙老爷,阙绿他一切的目的,了给阙继承人一21世纪了,这是腐朽古板令人厌烦。

    他不阙蓝有任何交流,直截了了告辞:“吧,我有工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阙蓝微笑:“慢走不送。顺带一提,静海市公安局已经帮假了。记绿安排。”

    楼炎彬脚步一顿,决定阙蓝加入讨厌的人类排十名,目阙老爷上的父亲并列一。

    他离茶楼,便么机给阙绿消息:安排我们

    阙绿很快回复了:我培养感的确是一方的原因,岛办一人。

    楼炎彬冷笑:抓我这个苦力?

    姐语气辜:怎呢,带玩呀。来静海这一个月休息辛苦呀。

    楼炎彬:,您,我陪是了,请您高抬贵,别让您哥我工了。

    阙绿保持【正在输入…】两分钟来一条新消息。

    【绿】:我我哥了,他向我保证正常交流。果他礼貌,我帮骂他。

    【绿】:猫挥拳.jpg

    【楼】:知了知了,我请假,陪一趟个什狗皮海岛。

    消息,楼炎彬猛,迅速撤回这条带有脏话的消息,脸重新编辑。

    【楼】:知了,我请假,海岛。先声明,有新案,我肯定重。

    阙绿回了一个ok。

    .

    请假的顺利,皮股楼炎彬,肯定是阙蓝打招呼了。安局长鼓励他不忽视未婚妻,避免庭悲剧。

    楼炎彬头皮应,转头本本上狠狠记阙蓝一笔。

    这次两一夜旅途的目的名叫重岩岛,在静海市海景花田的静海市长云机场坐阙的思人飞机,四十分钟抵达目的

    阙绿已经先他一步抵达重岩岛了。楼炎彬提李箱,正姐在别墅的院浇花。

    重岩岛不愧是赫赫有名的海景花田,这间别墅在整个重岩岛的海拔至高点,放演望,姹紫嫣红的花海摇曳在碧海蓝,海风徐徐吹,令人旷神怡。

    即便是文化素养低楼炎彬不承认,演景的确担他一声褒义的“卧槽”。

    姐笑眯眯院门,冲楼炎彬招招:【来啦。吃早饭了吗?】

    “在飞机上啃了一个包。”

    楼炎彬提李箱:“哥应该不病狂到,给我们俩安排一个房间吧?”

    阙绿打字:【有,这幢别墅了哪个房间住哪,除了三楼的我的房间。每三次有阿姨来给我们做,在摇一个导游。】

    楼炎彬随便找了个一楼的房间,丢进:“……有什速冻水饺类的吗?”

    【有阿姨昨放冰箱的海鲜馄饨。】

    “等我,我烧几个馄饨垫垫肚在重岩岛办什,一我陪?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